我不知道它們究竟是重金屬致癌物有毒氣體還是放射性污染源。

反正我只能硬著頭皮把這些打斷的牙齒和著血一口氣吞下去,
化作夜裡一個又一個灼傷胃璧和大腦的的鹼性的夢。

終於連輾轉反側都成了明知道會死還是不能不喝的所謂御賜鶴頂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chesis 的頭像
Lachesis

沙漠玫瑰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