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心之所向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過反正也已經遲了半年了不是嗎?

我發現我真的跟留言板這種東西處不來,
在無名或是這裡總是漏看妳的留言,而且還過期很久。
雖然更驚訝的是原來妳也會到這裡來。

放心,
沙漠玫瑰一直有被灌溉,雖然園丁如妳所認識並不勤勞。
不擺爛,永不枯萎。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有完全的無力。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它們究竟是重金屬致癌物有毒氣體還是放射性污染源。

反正我只能硬著頭皮把這些打斷的牙齒和著血一口氣吞下去,
化作夜裡一個又一個灼傷胃璧和大腦的的鹼性的夢。

終於連輾轉反側都成了明知道會死還是不能不喝的所謂御賜鶴頂紅。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真的很討厭自己的敏銳和纖細,
這不是太讓人愉快的天賦。

想太多,偏偏又想的不夠多,
一個字一句話就可以整夜不眠。
不敢問不敢說,只在紙上排列出一千萬種的可能,
而答案總是第一千萬零一種,
很痛的那一種。

所以老子說,大家都變成笨蛋吧!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好了,沒事了。」

但偶爾還是會有低潮如冬天的夜無聲地襲來。
似水銀沉重的黑暗並沒有籠罩我,
而是自我的體內滿溢而出。

然後就什麼都不想要做了。
不想要閱讀,不想要聆聽,
不想要冬夜的月光,不想要八點五度c的沉寂。

不想要呼吸。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公羊、穀梁二傳是以怎麼樣的心情寫成的。
那是一種比任何人都要急切,
想要從那寥寥數語中窺探遙不可及之人想法的渴望。
只不過此二氏是不得已的,
因為至聖先師早已經遠去。
而我,只不過是個傷痕累累的膽小鬼罷了。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說這是洽特名言。

拿來用在BLOG上倒是挺好的。
文章放出來讓人看,
不代表也要讓人看懂,
而這就是人性犯_的地方了…

知道的不要說,不知道的不要問。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睜開眼睛的時候,
我已經處在一個像是公園一樣的地方。
寬廣得莫名奇妙的草地,
隨處點綴著一簇簇並不是很鮮豔的粉色小花,
也可以看到不少想讓人在底下乘涼的樹木。
輕輕的微風不時拂過身旁,
順著風向,遠處隱約可以看見一座不大不小的湖。

然後我才意識到我用雙手捧著一個精緻的木盒,
裏面裝著對我來說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
沒來由地就是知道,儘管我並不曾打開過它。

究竟呆坐在樹下過了多久的時間呢?連我自己也不清楚。
就這樣什麼也不想,抱著木盒讓風從我的身邊滑過,
直到有一隻小花貓出現在我的面前。
小貓好像並沒有注意到我的樣子,
只是在附近打滾,追著低空飛行的蜻蜓玩耍。
看起來不像是有人馴養的家貓,牠的眼神裡有著藏不住的野性,
卻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有想要抱著牠的衝動。

我的眼框竟然有些濕潤。

當我緩緩站起身,想慢慢地接近小花貓的時候,
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驚訝,轉身。
是一位老先生,幾乎全白的所剩無幾的髮絲已經不如皺紋顯眼,
一襲純白馬褂,看起來像是到這個公園來練太極拳之類的吧?

「小朋友,不放下你手上的東西,要怎麼抱起貓咪啊?」
我還沒出聲,老人的手已經離開我的肩膀,說了這句奇怪的話。
「如果我張開雙手,小花貓就會願意親近我,讓我擁抱嗎?」
我卻沒想到要追問他是怎麼知道我的想法,亂七八糟地回話。
「這我可就不知道了啊。」老人還真的蹲起馬步,開始打他的太極。
「這樣太不公平了吧!如果到頭來小花貓對我沒有任何興趣呢?那我不是什麼都不剩了嗎!」
掛著兩行眼淚,我對老人咆哮,只換來他依然一派悠閒的一句
「小子,這就是人生啊。」

我轉過身不想再搭理老人,緊緊地抱著木盒子蹲下,淚水無聲無息地氾濫。
小花貓依然在草地上翻滾著,像是老人和我完全不存在似的。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CB的最後一天我對妳說的話是:

如果距離世界末日只剩下一分鐘,
我要用三秒鐘的時間找到妳,
再用一秒鐘的時間牽起妳的手,
然後剩下的五十六秒,我們不會不會再分離。

現在我開始害怕起世界末日了,
因為我已經,已經失去了牽妳的手的資格。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百八十八

人類的記憶終究是十分不可靠的,我已經再憶不起妳的聲音。

每晚在走廊長椅上,在冷風呼嘯的窗檯邊和我相伴的妳的聲音。
曾經被我說好像不是那麼好聽的妳的聲音。
經過了旅途奔波仍在法官面前毫不退縮的妳的聲音。
還有還有我最後一次聽到的,
「所以妳不要我了嗎?」而妳幽幽地回答「嗯」的,妳的聲音。

感謝相片,
我真的害怕或許哪一天也會再想不起妳的容顏。
就如我只能憑著被留下來的文字組織起妳的一顰一笑,
而那卻已經不是現在的妳了
這400*300個像素,想必也已經和現在的妳相去甚遠了吧。

我總是無法克制地想了又想,想了又想,
如果2004的我留在台南,而妳的志願卡完美無暇,
現在的我們會是什麼樣子呢?
不一定就會有圓滿的結局吧,我知道,
但可能也好過這樣令我遺憾的收場,如果這真是個收場。

「不要怕距離,只要我們的心很近。」妳說。
聽到這句話時的甜蜜與信心,我還記憶猶新,
只是當我終於終於離妳如此如此近,我們的心卻已經遠了。
想想我還真的跟聯考以外的管道頗無緣,
而慚愧的是,那年參加轉學考的心態,
或許就是我對感情過於安逸認為理所當然的寫照吧…

「不管你擁有什麼樣的真理都無法治癒失去所愛的哀傷。
我們只有走過那哀傷才能脫離哀傷,從其中學習到什麼。
而所學習到的這什麼,對於下一個預期不到的哀傷來臨時,
也絲毫不能派上用場。」

村上在挪威的森林裡的獨白說的好,
反過來說,在這之後總算又學到了許多許多事情的我,
終於學到了那一點什麼,卻早就,早就於事無補了。
如果當時我能懂,如果…

而最最殘忍的就是,這樣子的如果,
就連在夢中,也一次都沒有出現過…





終究會有三千六百五十一
那一天,妳還會記得我嗎?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6 Mon 2007 23:15
  • 軟弱

總是在低潮的時候才有連自己也能打動的作品。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這種叫做才華的東西在自己身上,
如果有,我希望可以拿它們來換平凡安穩的一生。
淒美的故事還是適合留在字裡行間,最好不要親身體驗。

「絕不會想要時間重來」這樣的天真自信早已經灰飛煙滅,
太多太多不捨不願不要已經從我的手中溜走,又有多少人不會在寤寐之間奢求一切從頭?

而若真有什麼是一定得要失去的,
在這裡我向上蒼祈求,那千萬不要,不要再是妳。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