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沒事了。」

但偶爾還是會有低潮如冬天的夜無聲地襲來。
似水銀沉重的黑暗並沒有籠罩我,
而是自我的體內滿溢而出。

然後就什麼都不想要做了。
不想要閱讀,不想要聆聽,
不想要冬夜的月光,不想要八點五度c的沉寂。

不想要呼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chesis 的頭像
Lachesis

沙漠玫瑰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