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完全的無力。


搬到,應該說是逃到pixnet一年了。
因為一個低能的手誤,
讓我終於還是去打開了早就想放置不理的無名WEB帳號。

深呼吸,
ATH EM7用最大音量吼著我發誓永遠不再唱的I for You。

然後無可避免地又再看了一次妳那一天的留言,
八月十一號,二零零五年。
農曆的七月七日,晴。


如果我在那時馬上看到就好了。


現在即使反覆看了一萬遍也扭轉不了過去,
我們還真是世界上最有緣也最無緣的兩個人呢。
看開是早就已經看開了的,
傷口會癒合,傷痕會結痂,剩下來的只有不定時氾濫把人淹沒的無力感。

現在是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
過了兩年三個月又二十三天,
我終於學會在離開的時候掛上離開,
人在電腦前的時候會記得取消離開,
距離完全忘記妳還有四十五億年八個月零八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chesis 的頭像
Lachesis

沙漠玫瑰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