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會像這樣停機,什麼事都不想作。

正確地說,
是只能接受輸入,沒辦法輸出,
大概就像列表機墨水閘空了的電腦吧。

這兩天都在看Animelo Summer Live2007的片段,
然後不斷地被感動。

大概從高中就了解日本也並不是想像中那麼美好的地方,
「或許就是因為沒有夢想,才會有這麼多製造夢想的產業吧。」
這是我後來的結論。
但更因為這樣,我才會那麼喜歡ACG文化吧。

那是一種幾乎流在全國人民血液中的憧憬,
當我聽到日本Break工業的社歌,
當我看到防衛廳煞有其事地提出打造鋼彈的計畫,
當我看到建設公司的無敵鐵金剛基地建造案,
當我知道原來有這麼多理工人才的初衷是要打造巨大機器人,
我笑了,明明是那麼嚴肅的社會。

看JAM Project的Live真好,
就算只是影片,也熱得讓我簡直要從椅子上跳起來,
和現場那幾萬人一起用全身的力氣大喊「motto motto」,
有點羨慕日本,有這樣的一群中年人。

語無倫次,不過心很溫暖。
I'm fin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achesis 的頭像
Lachesis

沙漠玫瑰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