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開眼睛的時候,
我已經處在一個像是公園一樣的地方。
寬廣得莫名奇妙的草地,
隨處點綴著一簇簇並不是很鮮豔的粉色小花,
也可以看到不少想讓人在底下乘涼的樹木。
輕輕的微風不時拂過身旁,
順著風向,遠處隱約可以看見一座不大不小的湖。

然後我才意識到我用雙手捧著一個精緻的木盒,
裏面裝著對我來說很重要很重要的東西,
沒來由地就是知道,儘管我並不曾打開過它。

究竟呆坐在樹下過了多久的時間呢?連我自己也不清楚。
就這樣什麼也不想,抱著木盒讓風從我的身邊滑過,
直到有一隻小花貓出現在我的面前。
小貓好像並沒有注意到我的樣子,
只是在附近打滾,追著低空飛行的蜻蜓玩耍。
看起來不像是有人馴養的家貓,牠的眼神裡有著藏不住的野性,
卻不知道為什麼,讓我有想要抱著牠的衝動。

我的眼框竟然有些濕潤。

當我緩緩站起身,想慢慢地接近小花貓的時候,
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驚訝,轉身。
是一位老先生,幾乎全白的所剩無幾的髮絲已經不如皺紋顯眼,
一襲純白馬褂,看起來像是到這個公園來練太極拳之類的吧?

「小朋友,不放下你手上的東西,要怎麼抱起貓咪啊?」
我還沒出聲,老人的手已經離開我的肩膀,說了這句奇怪的話。
「如果我張開雙手,小花貓就會願意親近我,讓我擁抱嗎?」
我卻沒想到要追問他是怎麼知道我的想法,亂七八糟地回話。
「這我可就不知道了啊。」老人還真的蹲起馬步,開始打他的太極。
「這樣太不公平了吧!如果到頭來小花貓對我沒有任何興趣呢?那我不是什麼都不剩了嗎!」
掛著兩行眼淚,我對老人咆哮,只換來他依然一派悠閒的一句
「小子,這就是人生啊。」

我轉過身不想再搭理老人,緊緊地抱著木盒子蹲下,淚水無聲無息地氾濫。
小花貓依然在草地上翻滾著,像是老人和我完全不存在似的。

Laches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